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醫路繁花最新章節 - 第七百五十章

醫路繁花 第七百五十章

作者:千鏡八荒書名:醫路繁花類別:玄幻小說
    其實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位巫醫大人從犯病到病逝的過程,到底發生了什么。

    俞家的人放出的消息,是那位巫醫大人重病不治。可是同時卻也是有消息說,這其中是有貓膩的,不然那些被請進了俞家的巫醫大人們與素醫大人們怎么可能會一直被留在俞家,直到那位巫醫大人去世之后才被放出來呢?

    所以,在聽到那位巫醫大人家中之人高聲質問的憤怒聲中,城墻下所有的人都瞬間望向了俞家的眾人,耳朵也忍不住豎的更高了幾分。

    八卦嘛,在有機會的時候誰不想聽啊?更何況,又不是一兩個人在聽,他們這可是半個鎮的人都來了呢,要是俞家回頭想秋后算賬什么的,也不用怕啊!

    “世侄,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么啊?”那位俞家的老太爺瞪大著眼睛,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幾人,忍不住也高聲喊道:“立源兄犯病,我當時有多么的心急如焚,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這可不是世侄說的,我們俞家要去收買了誰才作個偽證什么的!立源兄對于我們俞家,對于我來說,那都是十分值得尊敬的,我們誰也不想立源兄出事啊!包是不可能故意看著立源兄在我們俞家出事啊!世侄你好好地想想,立源兄在我們俞家病逝了,難道我們就不擔心會被世侄你們誤會嗎?但凡有一分的可能性,我們都是會拼盡了全力去救回立源兄的啊!”

    那一身素白的男子卻是冷笑,似乎一點都不相信這位俞家老太爺的話。

    “世侄想想,我們俞家難道就不希望我們兩家和睦相處,不生間隙嗎?”那位俞家老太爺一臉的痛心疾首,望著眼前眾人說道:“我敢說,在這鎮子里,最不愿意立源兄出事的,就是我們俞家,就是我了!所以,世侄你莫要誤會了什么,影響了我們兩家的和氣啊!”

    “和氣?我們兩家可是沒有什么和氣可言的!”那個男子卻是冷笑道,“你們俞家說的這些再有道理又如何,事實擺在眼前,你們不承認也沒有關系!我們清楚就好了!”

    “世侄,你這話可不對!”那俞家老太爺聞言可不干了!這事情他都說的那么明白了,怎么眼前的人還是那么執拗,非要與他們俞家為仇呢!都說了他們俞家盡力了盡力了,怎么就不相信呢?

    “世侄,我不想你們對我們俞家揣著這么深的誤會就走了啊!這樣,讓立源兄泉下有知,如何能心安啊?”

    “家父確實不能心安!”那個男子卻是冷笑著高聲說道,“這般信任地留在俞家,卻是莫名其妙地被你們俞家給害死了!我們要是不能給家父報仇,如何能面對家父在天之靈?!”

    “世侄!!”俞家老太爺有些怒了。

    “俞老太爺還是不要叫的這么親熱了!”那個男子冷冷地盯著俞家眾人,對著他們一字一句地說道:“我們衛家可是當不起俞老太爺這一句世侄的!”

    “世侄!”俞家老太爺氣急,忍不住也是來了脾氣地吼道:“你們這般冤枉我俞家,到底是為何?今日,無論如何也是要把事情給說清楚的,我們俞家可不愿意讓世侄你們這般的誤會,讓立源兄在九泉之下也不心安的。”

    “俞老太爺可不要把你們俞家撇的那么干凈了!”那衛家公子冷冷地說道,“俞老太爺真當我們在皇都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嗎?家父犯病是急了些,可也不是不能治療的!就你們鎮子里那幾個巫醫大人,當時是不是有人說了,家父是能救的?”

    俞家眾人一聽這話,頓時忍不住瞪眼看向了那些巫醫大人們站著的方向,似乎心里很是疑惑,這事情衛家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不用去看那幾位巫醫大人了!”那衛家的公子冷哼了一聲,一臉不屑般地朝著俞家眾人望著,目光中帶著滿滿的仇視:“你們俞家給這些巫醫大人和素醫大人都說了什么,我們不知道全部,但是也是能猜到一二的!家父不能治的事情,是你們俞家讓這些巫醫大人和素醫大人們說的,可事實是什么,你們的心里都清楚!你們俞家也別再說什么,讓我們去找這些巫醫大人與素醫大人們對質之類的,你們用了什么手段我們也不想知道!”

    “世侄,你這到底是哪里聽來的?我們俞家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俞家老太爺一臉的著急模樣,忍不住對著那衛家公子說道。

    “做沒做,你們俞家人心里清楚!”那衛家公子淡淡地朝著那俞家老太爺看了一眼,然后說道:“當日的事情,我們衛家已經知道了!所以你們再怎么遮掩也是沒用的!”

    俞家老太爺皺著眉頭,還想在說什么,卻是被那衛家公子給直接打斷了:“不要再說你們俞家無辜之類的了!家父本是能堅持到你們俞家送信到皇都來,等著我們衛家送人來救治的。可是你們俞家卻是讓所有的巫醫大人與素醫大人們放棄為家父治療,這難道不是你們俞家的錯?”

    “世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俞家老太爺忍不住著急地喊道,“這事情,是立源兄要求的啊!”

    “胡說八道!”衛家的幾人聞言,頓時朝著俞家老太爺罵道:“俞老太爺,你現在是連這最后的一點臉皮也不要來嗎?”

    “我家父親說的是真話!”俞家的眾人聞言,也是忍不住叫了起來:“伯父犯病,我們俞家可是忙前忙后一直都在張羅的,后來請了巫醫大人與素醫大人們到府里為伯父治病,也是伯父尋了父親說,即使讓我們請了去的巫醫大人們救治,他也堅持不了多久,還不如讓這幾位巫醫大人多留些氣力與精力來,為鎮子里有需要之人救治所以最后是伯父要求了父親,不要為他治療,就讓他這樣安靜地離開之后,父親才忍痛答應的。這些事情,這些巫醫大人們都是可以作證的,我們俞家并沒有做什么手腳!”

    “胡言亂語!家父怎么可能會放棄自己的生命!?”衛家的幾人一聽這話,也是忍不住大叫了起來,瞪著眼睛氣憤無比地看著俞家眾人說道:“你們俞家居然如此無恥,連這樣的話都能說的出來?!”
安徽快三跨度振幅遗漏走势图